2016年6月16日 星期四

摩洛哥攝影之旅序曲──by畢恆達

弟弟畢恆達曾經跟我反映:「怎麼你旅行的地方風景都特別漂亮?」說我去黃山拍的照片,也和他看到的黃山不一樣,以為攝影團帶我們到什麼秘境。今年春天的摩洛哥攝影之旅,就邀請他同行。他第一次參加攝影團,第一天就興奮的告訴我他的驚奇感受,我聽了覺得新鮮有趣,央他寫成文字,在這裡與朋友分享。根據他的文章,找了一些我和先生拍的照片來搭配,姊弟倆第一次合作唱雙簧。(前兩張照片是弟弟幫我和先生拍的。)



 ===================================
意外參加一個旅遊攝影團,見識到了攝影狂熱者的摩洛哥之旅。在這裡,一機一鏡彷彿是穿著內褲上街,根本上不了檯面。我的15-85鏡頭,對比手機傻瓜相機,還算得上不錯,但在這團裡可是羞於見人。二機三鏡、三機四鏡,對他們而言,是基本配備,外加一支i-phone,還有腳架/清潔用具等。眼見他們,身後一個大背包,肩上兩側各斜揹一個相機,有時還拎著一個腳架,搶起鏡頭來完全不落人後。(團員們拍照英姿)










長途飛行之後,一上遊覽車,等著的是三個小時的漫長車程,正準備打個盹或悠哉游哉欣賞路邊其實變化並不太大的風景,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是個懶惰的學生。只見他們舉起相機,喀擦之聲不絕於耳,才往右邊拍攝,眼光馬上又看向左邊,深怕遺漏錯過什麼重要的景色。像老鷹一樣,隨時保持警戒。

由於車速快,有人使用較輕的相機,而看數位螢幕視窗需要一段距離,單手持相機,加上連拍(一秒數張)的喀擦聲,往右攝(射)往左攝,完完全全就像機關槍的掃射。而坐在前座的,眼睛餘光還要看有什麼美麗景色迎面而來,讓其他團員預作準備,以免到了眼前就來不及。看得我腎上腺素不覺飆高,跟著緊張起來,趕忙拿起相機跟拍起來。

 由於車輛快速移動,前景樹木、天光雲影的變化,還有視窗與相機開關的秒差,必須使用連拍,然後從中挑選構圖與光影較佳的照片。沿途兩側依山傍水,左右景色各有不同,只見他迅速左顧右盼,深怕錯過任何一個可能的鏡頭。「全世界只有我這一張」,他得意的說。(以下是車上抓拍的照片)
















 拜數位科技之賜,才可以如此機關槍掃射,反正彈藥不要錢。回想當年,使用幻燈片拍照,一捲底片加沖洗大約要五百元,拍照總是要謀定而後動,東瞄西瞄半天,才忍痛下手。沒想到,運氣不好,唯一的一張還剛好有電線桿掃過。 

攝影設備好壞當然有差,但是同樣一個景,姑不論調整設定ISO、光圈優先、廣角或是望遠;左右移動一點距離、上下角度不同,構圖就有顯著的差異。看到他們的照片直接就可以在雜誌書籍上刊登了。自己拍的,還是在電腦螢幕上欣賞就好。

 這些醫師、律師、會計師.........,除了喜歡攝影之外,通常至少還有另一項專精的嗜好。有人曾經跟過超過十年的世界建築之旅,對於建築的材料與形式如數家珍;有人參觀過上百間美術館,不停用鏡頭發掘城市的細節;有人拍過北極極光、日全蝕,可以細數天上的星座。在他們面前,如果說前面有一隻鳥,是自曝其短,因為那是鹳、這是鶲、這是鵙。這裡沒有什麼叫做鳥。

 儘管手握相機,隨時處於高度警戒狀態,仍然無法捕捉每一個精彩的瞬間。
我錯過了窄巷轉身而過的摩爾老人、錯過了側身坐在腳踏車前槓上的女孩;
我錯過了完美S形曲線的小河流、錯過了路旁微笑眨眼的房屋;
我錯過了灰鴿從城牆洞口展翅飛翔的瞬間、錯過了機艙窗外另一架飛行的客機;
我錯過了荒野一匹狼、錯過了沙漠裡的瘋狂麥斯。
人生其實就是連續不斷的錯過,也正因此,短暫美好的當下,更值得珍惜。













4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