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日 星期日

美國傳奇女畫家歐姬芙(Georgia O’keeffe)

喬治亞歐姬芙(Georgia O’keeffe, 1887-1986)在美國是家喻戶曉的二十世紀最重要畫家之一,也是美國第一位舉辦個人特展的女畫家。我初聞她大名是在1991年到紐約進修時,在朋友家中看到這幅紅色嬰粟花(Red poppy, 76X91 cm, 1927),非常驚豔。雞蛋大的小野花,被畫成九十公分大,強烈吸引眾人目光。這幅畫於1996年在美國發行了32cent的紀念郵票,能得到這種殊榮的畫家不多。


我之後在紐約大都會美術館看到幾幅她的畫作,非常欣賞。買了她90歲(1977年)時所拍的紀錄片錄影帶,看到她身穿一席黑衣,滿臉智慧的皺紋,性格剛毅、語氣堅定的述說她的藝術。她雙眼因為黃斑性病變幾乎失明,還摸索著扶梯爬上她在幽靈牧場(Ghost Ranch, in New Mexico state)泥磚屋的屋頂,介紹她家四周的無敵景觀。原來不只她的畫作吸引人,畫家本人就是一個傳奇。



她前後在芝加哥、維吉尼亞、紐約等地學過畫。下圖是她在紐約藝術學生聯盟(Art Student League)學畫時得到首獎的作品Dead rabbit with copperpot(1908),可以看出來她的技巧純熟,把靜物畫的像十八世紀法國著名靜物畫家夏丹 (Chardin, 1699-1779)的作品一般。但是她意識到模仿別人,不論多像,都沒有意義。因此努力想要畫出自己的風格來,中間甚至因為自覺找不到出路而停筆數年。


一九一六年她到德州教書,德州遼闊的景觀給了她靈感,畫了許多半抽象半寫實的風景畫。她把這些畫寄給了紐約的一位女性好朋友。(以下分別是「傍晚的星星」和「紅色台地」)



這位好朋友把她的畫推薦給當時開291藝廊的名攝影家史蒂格利茲 (Alfred Stieglitz, 1864-1946),從此改變了歐姬芙的命運。史蒂格利茲一見到歐姬芙的畫,就愛上了。沒有知會歐姬芙,就在291藝廊展示她的畫作。歐姬芙從他人口中得知此事,怒氣沖沖要求史蒂格利茲把她的畫從牆上取下來,還好被史蒂格利茲安撫下來。其實史蒂格利茲是她的伯樂,把她推上畫壇新星的寶座。


史蒂格利茲本身是美國二十世紀最重要的攝影家之一,同時他也是推廣當代藝術的重要推手,他在畫廊展示歐洲現代藝術大師們(羅丹、畢卡索、馬諦斯、康丁斯基等等)的作品,啟迪了包括歐姬芙在內的美國新銳藝術家。歐姬芙在這段時間畫了許多抽象作品。(以下分別是Blue and Green Music, Gray Line with Lavender and Yellow, Black Abstraction, Electric Light.)





史蒂格利茲持續展出歐姬芙的畫作,兩個人逐漸發展出愛情。還幫歐姬芙拍了許多照片(包括裸照)在291藝廊展出,雖引起一些爭議,歐姬芙從此聲名大噪,她本人的容貌、身體語言 就像她的畫一樣有魅力。


史蒂格利茲比歐姬芙年長23歲,與原配離婚後與歐姬芙於1924年結婚。結婚後歐姬芙開始創作花卉的主題,她把花卉畫的很大,佔滿整個畫面,就像用微距鏡頭拍特寫一樣,也像是從蜜蜂、蝴蝶的角度來看花朵。



有許多畫甚至於只描繪花心部分,有人說她的花卉作品充滿了性象徵,她在紀錄片裡說:「那可不是我說的,是他們自己想的」。她說:「沒人真正仔細看過一朵花,它是如此之小,我們沒有時間,而觀看需要時間。我把它畫的很大,他們就會大吃一驚,花點時間去注視它,我將使忙碌的紐約客花時間好好看看我所看到的花朵。」 (Black Iris)


她畫很寫實的花朵,但是也可以把花朵抽象化。下面的三幅「天南星」(Jack-in-the-Pulpit, 1930),就是從寫實的特寫手法,逐漸簡化到線條和色彩。在華盛頓國家畫廊這三幅畫並列,彷彿是小蜜蜂瞄準花心飛過去一路上看到的風景。


歐姬芙也畫了不少紐約的風景,在寫實中有抽象的意味,比純寫實多了許多美感和詩意。(以下分別是The Shelton Hotel with sunspots, Brooklyn Bridge)



婚後的史蒂格利茲仍然是外遇不斷,1929年傷心的歐姬芙受朋友之邀到新墨西哥州去散心。她一到那裡就被那遼闊的高原、荒漠、峽谷、河流、森林所迷住了,她覺得這裡才是她的故鄉。1930年開始她就在新墨西哥州置產,每年有半年的時間在這裡作畫,冬天的時候回到紐約陪伴先生,直到他先生1946年過世為止。

她花了3年時間整理先生的遺物,從1949年開始她長年遺世而獨居在新墨西哥州,不隨便接見外人或媒體,直到她1986年過世。這是她在新墨西哥州阿比Q(Abiquiu)幽靈農場的畫室,寬大的玻璃窗外就是廣大的荒野大地,看了真是讓人心嚮往之啊!


在這裡她描繪了當地雄偉豪邁的自然景觀。



新墨西哥州特有的泥磚屋(Adobe)也常是她畫中的主角。下面第一張是牧場教堂,第三張是她住家的一角。她崇尚「少即是多」(Less is more)的原則,利用簡單的「線條、色彩與面」創造出帶有禪意的畫面!




她外出寫生看到動物的骸骨,常撿回家當擺飾,她覺得其線條、造型異常的美麗。這些骸骨搭配山岳、花朵都成了畫中的主角。藝評家說她是在描繪死亡,她覺得骸骨充滿了生命力,那裡跟死亡有什麼關係!




她晚年曾經到歐洲和亞洲旅行,甚至到過台灣。搭飛機讓她有機會看到一望無際的雲海,她畫了幾幅這個主題。下面這幅是她於78歲時所完成的「雲彩上的穹蒼」(Sky above clouds IV, 244cmX732cm, 1965),她贈送給當初頒給她榮譽藝術學位的芝加哥藝術學院。這是她所完成最巨幅的畫作,我站在樓梯上看著這幅畫讚嘆不已!她真有眼光,這幅畫就是要這麼大,才有從高空俯視的感覺呀!78歲的人還這麼有創意,真是讓人佩服和欣羨啊!


歐姬芙75歲開始因為黃斑性病變雙眼視力退化,還是努力作畫不懈,這張照片看起來她至少有90歲了吧!還靠著雙手的感知製作陶藝,這是真正的藝術家,除非倒下來,否則她不會停止藝術創作。


她在99歲的高齡病逝,留下兩千多幅的畫作和幾件雕塑。目前可以看到最多歐姬芙畫作的地方是位在新墨西哥州聖塔非(Santa Fe)的歐姬芙美術館(Georgia O’Keeffe Museum)。真期待不久的將來能在台灣看見歐姬芙的特展。

參考書籍:1.塔森出版的「歐姬芙」,作者Britta Benke. 2.時報出版的「花、骨頭、泥磚屋」,作者成寒。

1 則留言:

  1. 歐姬芙是美國最著名的女畫家,有著女中豪傑傳奇的一生。貼在這裡的每一幅畫都是美麗的饗宴。多數是我在美國拍到的,與您分享。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