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8日 星期三

在北極遇見中國人

台灣人深知開放陸客來台以後,我們的故宮、野柳、溪頭、日月潭有了什麼樣的改變。新聞播出陸客在香港、台灣隨處大小便的新聞,讓我深感詫異。我在歐美也常碰到陸客,倒是沒聽說過這類事情。是大陸太大,人口多,水準參差不齊嗎?來香港、台灣的遊客沒有到歐美的遊客水準高嗎?這幾天看到來台遊學的大陸學生因為致詞的同學稱呼他們「來自中國的同學」,竟公然比中指,寫文章到大陸告狀。今天看到大陸清華大學的旁聽生在香港對老師用英文教學不滿,憤而毆打老師的新聞。(英文是香港的官方語言)天啊!連大學生都沒有「禮儀之邦」的基本素養,讓人難過。這讓我想起我們去北極Svabard旅遊時與中國遊客相處的一些文化衝擊。


第一天上船後,有個逃生演習,看到六位中國人拿著昂貴的相機和長鏡頭,對他們的專業和經濟能力刮目相看。後來知道是某個城市電視公司派來的採訪團,要拍照回去做節目的,算是文化工作者,讓人肅然起敬。船上工作人員公布晚上六點開飯,請大家自行到餐廳用餐。我們的團員就提早在餐廳外排隊,想說坐在一起方便聊天。 用餐後半個多小時,那隊中國攝影師姍姍來遲。空位分散在各桌,他們無法坐在一起。我們都想:想坐一起,下次要準時。這次將就點,有位子就好。沒想到這幾位大漢,滿臉怒氣靠著牆站著,好像我們這些坐著吃飯的遊客虧欠他們似的。然後有位英文比較好的去找經理,白髮皤皤的經理,堆著笑臉幫他們想辦法,挪了幾個位子讓他們坐下。最讓我們驚訝的是,第二天開始一直到結束,整個餐廳只有入門的那一張桌子上有個「已預約」的牌子,他們愛幾點來就幾點來,那桌成為他們專屬座位。


去北極我們吃住都在船上,每天搭橡皮筏登陸或者在皮筏上追尋動物,觀察和拍攝生態。




登陸的時候,分成難、中、易三隊,每個隊伍都有工作人員荷槍走在隊伍最前面,最後面也有人荷槍押陣。





某一天行前說明提到有可能會看見麋鹿,幾位中國人走在我附近。還沒找到麋鹿前,我忙著拍地上的植物,天寒地凍的地方長出這麼美麗的植物還開出花朵,多麼令人驚嘆!耳邊卻傳來他們不耐煩的抱怨聲:「為什麼一定要跟著隊伍走嘛!這樣我們什時候才找得到麋鹿呀!大家分開找不是機會比較大嗎?」叫人無言。

 

終於看到麋鹿低頭在吃草。大家都知道我們侵入了它們的家,要安靜,不要太靠近它們而驚嚇了它們。隊員們大家都待在同一個方向,很緩慢的靠近麋鹿一點,用長鏡頭來拍麋鹿。他們發現這邊人多,嚷嚷著到對面沒人的方向拍,這下可好,大家的鏡頭裡都出現他們的人影。鹿也被嚇跑了。


北極熊沿著岸邊走,橡皮艇緩慢追隨,大家快門按不停。也有觀光客不拍照,拿著望遠鏡欣賞。


先生拍的這張照片讓人印象深刻,這些人真有默契,井然有序!


這是主辦單位拍到的我們。唉!一群烏合之眾。為何如此?且讓我細說從頭。


話說中國攝影師有一位落單,船上工作人員也搞不清楚中國人、台灣人,就把他分配到我們的皮筏上。結果這位大哥在皮筏上高高的架起了腳架,我想皮筏在晃動,你把腳架架的越高晃動的不是越厲害嗎?而且也很危險呀!不過,沒有任何人說什麼。倒是他一個人話挺多:「這開船的到底會不會開呀?你看別的船都開到前頭去了,離這麼遠,我們怎麼拍照呀!」越靠近他越著急了:「你看,前面有船擋到我們了啦!趕快轉向啦!」我們沒有人答腔,在心裡OS:有本事,你用英文抱怨呀!

終於北極熊就在我們面前,有團員被他擋住,就挪動位置(他一人站著,我們都坐著)。耳邊傳來非常焦急憤怒的北京話:「你們這樣亂動,我怎麼拍照啦?」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出門在外,以和為貴,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我們一行八個台灣人沒有人回話。後來船的方向改變,大家就盡量很慢很小心的移動位置。沒想到又來了:「你們怎麼搞的,又亂動,我好不容易調好焦距,泡湯了。」這時候一位北一女退休教官(女兒在大陸工作,經常去大陸)站起來走過去,輕聲的對他說:「兄弟呀!你要拍照,別人也要拍照呀!」他的回答超級經典:「就是說嘛!你們只顧自己,都沒有考慮到別人!」這下我也按耐不住了,回他:「兄弟呀!你這句話不就是在說你自己嗎?」他楞了一下,其他團員也不想跟他說什麼,不過大家很有默契,從此當作他不存在,我們拍我們的。

開船的工作人員,雖聽不懂中文,也看出個大概,可能有向上級報告。後來出了新規定,橡皮筏出海而沒有要登陸的話不準帶腳架!真厲害,一個人的行為,改變了長久以來的規定。回頭看這張照片,原本老外也有人帶腳架,但是用法和態度不同。


為什麼想起寫這篇文章,是覺得我的中國經驗明顯感受到共產主義不但沒有改善人民的生活,還讓人的「文明」倒退。顯然大陸最需要的是民主化,改善物質生活,提升教育水平,資訊開放,才能提昇人民的文化水準。但是看到香港在一國兩制的情況下快速變的面目全非。到處擁擠、吵雜不堪,奶粉買不到,找不到醫院生產,民生物資缺貨漲價,更不要說房價被炒的多高。媒體被收買,快變一言堂。和平的上街表達追求「普選」基本人權的意願,也被自己繳納稅金所養的警察傷害、逮捕。相對落後的大陸給進步的香港帶來巨大的退步與痛苦,香港人已經忍無可忍而困獸猶鬥,台灣還要自投羅網嗎?讓相對進步的台灣與思想落後的中國統一,這完全違背人性呀!當初若由東德的共產主義來統一西德那不是荒謬到了極點嗎?


說起來,這篇文章是為了我身邊許多「恐綠」的朋友而寫的(我也曾經恐綠恐了十幾年)。這些朋友人都很好,平時為人正直,很體貼關懷別人,當然也很有正義感。所以他們通常投票給國民黨,因為他們看不慣民進黨問政時態度咄咄逼人,在議會裡常有肢體衝撞,自稱比國民黨清廉,貪污案卻層出不窮。以上所言,也是我對民進黨不滿的地方。但是我卻不願投票給國民黨,因為我清楚看見,國民黨比民進黨貪污嚴重的多,處理貪污案用雙重標準,甚至常常誣陷民進黨人貪污。我們已經知道許多陳水扁總統的貪污案,最後都證實無罪。相反的,國民黨的貪官污吏,卻繼續吃香的、喝辣的,不僅逍遙法外,還可能升官。


認真看待台灣的近代史,從戒嚴時代到現在的半民主,是許多黨外人士以及民進黨犧牲生命、流血、坐牢對抗專制的國民黨政府所爭取而來的。我們怎能原諒那個只顧自己的利益、官商勾結、一心要出賣台灣給中共的國民黨政府,卻不能包容那個衝撞體制、極力保護台灣主權而造成表面亂象的民進黨?為什麼不能接受民進黨為了阻擋國民黨的惡法而出現的肢體衝撞(小惡),卻無視於國民黨一貫的貪贓枉法、出賣台灣(大惡)?! 我親愛的「恐綠」朋友們,請你們不要再看被國民黨所控制的電視台和被中共所收買的報紙。要看報紙就各家比比看,並花點時間瞭解台灣從您出生到現在的歷史演變。懇求您們為了我們的子孫幫忙拯救台灣,不要把票投給一心要與中共統一、專與財團勾結的國民黨候選人了。當然,我們也要監督民進黨和其他政黨,選賢與能!

4 則留言:

  1. 我覺得很多KMT的包裝術很高 一般人認為靠向KMT會顯得自己比較高級 太好笑了 --- LL

    回覆刪除
    回覆
    1. KMT更善於抹黑對方。看柯P選舉,就知道了。看到管碧玲質詢台大院長時的嘴臉,我覺得民進黨也應該反省。為何一上了質詢台,這些人態度這麼高傲、藐視對方,用那麼刻薄的語氣。

      刪除
  2. 一趟完美的北極之旅,終極竟以政治ending,超級大連結,硬是要得Tsai.y.h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篇文章在發表其他北極之旅文章之後數年才發表,本來就是因為政治因素才想起這個話題。台灣也有這種水準的人,台灣與大陸是五十步笑百步啦!不過總不能往壞的方向靠攏。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