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6日 星期五

911我在紐約之所見──復興航空空難有感

台灣每次發生重大災難,都可以反映出台灣人民的偉大,大家自發為死者哀悼,為傷者及家屬祈福,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盡力救災。這時照妖境裡呈現的是比平常更嗜血、更沒有職業道德和社會責任感的媒體,還有一大堆沒有用的政治口水、後見之明的謾罵。缺少的是理性的分析,專業的討論以及從錯誤中學習來改善制度的遠見。


這讓我想起2001年911事件我在紐約所親身經歷的紐約政府與人民之表現。那年我申請留職停薪到紐約學畫五個月,結果因為911而提前回來,只待了108天。以下是當時所寫的日記。

九月十一日(星期二)

九點多吃早飯時,接到姪子從台灣打來的電話:「阿姨啊!你們那裡有沒有怎麼樣?」我驚訝的反問:「什麼怎麼樣,你們那裡怎麼樣了?」聽他簡述世貿中心雙子星大廈被飛機撞毀了,好像被開了大玩笑一樣,覺得不可思議,打開電視竟然是真的。像在看好萊塢電影一樣,兩棟摩天大樓就這樣垂直下落,全毀了。但這不是電影!和弟弟到屋頂上遠觀,濃濃的黑煙從地而起,我們在數十公里外的皇后區法拉盛(Flushing)都還看得到!


是什麼樣的人這麼冷血,想得出這麼殘忍的方法來做政治報復,犧牲那麼多無辜的人,造成難以估計的損失。一架飛機失事,就帶給多少人永遠的悲痛,有四架被迫衝向玉石俱焚的死亡。而世貿中心每天有五萬人在裡面上班,這是多大的災難啊!

來紐約六週中,去了紐約下城兩次,搭渡輪從船上看南邊的曼哈頓島,坐在世貿中心的廣場上仰天看兩個巨柱高聳入雲。看廣場上噴泉、盆花間嬉戲的兒童,悠閒的遊客。我還以建築外行人的眼光,研究了一下他們是用什麼建材和設計,讓這麼大的兩棟建築,不論從多遠看都閃閃發光、姿態幽雅。然而,從今以後,她們永遠的消失了。人世無常,人很難掌握生命的長度,但從沒有想過這麼偉大的城市的偉大建築,竟然從此夭折、煙消霧散 (1972-2001) 。



電視畫面傳來爭相逃命的人群,漫天塵霧像原子彈爆炸後的景象。曼哈頓全面交通封鎖,同住的H到聯合國參加台灣加入聯合國抗議活動,排隊排了好久才輪到打公用電話來問怎麼走回來,弟弟把電視上看來的指示轉告他,向北走跨過Queensboro 橋進到皇后區,再搭地鐵,結果H下午兩點多才到家。接到李從丹佛、楊從台灣打來問好的電話,打回台灣的電話一直打不通。S則從九點多打到一點多才從台中打進來。


一整天盯著電視看,真是悽慘,像發生戰爭一般,全國最高戒備,難怪住在美國外的親人緊張兮兮。紐約政府官員則非常鎮定團結,朱利安尼市長頻繁的上電視,告訴民眾現場情形,哪些地方關閉、哪些地方開放等。大家都是互相慰問、互相感謝、互相鼓勵。媒體不會出現血腥、呼天搶地的畫面,也沒有政治口水在傷口上灑鹽。

來紐約六個星期來,每天與她一起呼吸,知道她多麼姿態萬千、多麼有活力。如今親眼看到有人在她美麗的臉龐劃上幾刀,在她身上重重的砍了幾劍。她讓我感嘆人類多麼有力量、有創意,創造出迷人的文明。卻也讓我們見識到人性也可以多麼偏執、醜惡、黑暗。有了從雲端摔下的感覺,不禁對人性、人類的未來感到茫然起來。



九月十二日(星期三)

今天在地鐵車上,看到世貿大樓處只剩下天空和煙霧。車上比平常安靜許多,乘客們的臉上多了份凝重。希望人類能早日停止互相殺戮! ASL照常上課,老師為了世貿的災難講了些感傷話,因為同學缺席的不少,上課只介紹了幾本好書。
到處買不到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

九月十三日(星期四)

買了New York Times,弟弟買了另一份英文報紙,照片、圖片非常多。整個晚上查字典,把兩份英文報紙大部分看完。美方大致知道犯罪集團確實與賓拉丹有關。飛機上乘客260人死亡,五角大廈200人失蹤,紐約消防隊員350失蹤,警察數十名傷亡,估計死亡人數將近10000人。現場慘不忍睹充滿斷瓦殘礫,因為還想救人,報紙說救難人員徒手挖掘(comb the debris)。

有人說這是第三次世界大戰,是珍珠港事件以來最大的悲劇,布希帶頭說要報復,降半旗,民間也自動掛國旗。有阿拉伯女人出來說,如果是阿拉伯人幹的,她引以為恥,但並非阿拉伯人都是壞人。有人抱怨電視不斷刊登賓拉丹包頭巾的照片,untutored Americans把所有戴頭巾穿回教服飾的人,視為仇敵。回教寺院不敢開,回教女人不敢上街購物,印度女人也不敢穿沙龍。也有人說美國應該拒絕所有阿拉伯人入境,因為危害太大了。也有人說,懲兇要有方法,不要濫殺無辜。紐約人說:「要和平,不要戰爭」。

弟弟則說美國也要反省,這個賓拉丹是當初他們訓練來對付蘇聯的。伊拉克也是美國賣他們武器,訓練他們的。伊拉克戰爭時,美國地毯式轟炸傷及無辜,又用生化武器,導致伊拉克有數千名畸形兒。

報紙對紐約市長的評價很高,對布希則顯示出失望。市長很冷靜,當機立斷做很多決定,頻上電視,告訴大家目前狀況及未來進度。且完全沒有憤怒,只有感謝同儕與鼓勵民眾,喊出要rebuild WTC。布希沒有明確安定民心的措施公布,怕回答問題,躲躲藏藏,且挑起怨恨與對立。
Amazon網路書店,排行第一名的書為Twin Tower,第三名為恐怖份子研究。

十月五日(星期五)

今天到曼哈頓下城去看世貿遺跡。巴士只開到唐人街Canal Street,再下去五條街一大群人用走的。路上的人越來越多,想必都是來看世貿災難現場的。首先看到一棟十層左右高的大廈裡裡外外被燒成了鐵繡的咖啡色,真是怵目驚心,感受到當時災難的悲慘。一個十七八歲女孩趴在中年女人肩上,嚎啕大哭,讓人不禁有悲慟欲泣的感覺。

背後金融中心的數十層樓高的摩天大廈玻璃東破一片、西破一個洞,看起來很是淒涼,玻璃帷幕牆上懸垂著一面巨大的美國國旗,國旗也滿目瘡痍,像在向世人控訴著什麼。

再往南一個block,路旁是一家首飾店,牆上、櫥窗玻璃上都是灰,上面寫滿了塗鴉。櫥窗裡是厚達兩吋的灰,擺金飾的小胸像東倒西歪,像是被戰爭摧殘過一般。玻璃都沒有破,所有的灰想必是從敞開著的門衝進來的,而爆炸的力量把店裡的東西振的東倒西歪,可見當時在現場的人一定有如經歷了一場恐怖的惡夢。



另一邊看到世貿大樓本來銀色的鋼筋,灰頭土臉、支離破碎又昂然的從地上豎立幾層樓高,旁邊有燒焦的樓房,背後是玻璃破碎的金融大樓,真是慘烈!路旁擠滿了人觀看、照相、嘆息,有人說:看了現場,才真正體會到有人真是作了很不好很不好的事(some one did something really really bad)。


搭地鐵到聯合廣場(Union Square),廣場像個公園,有大草坪,高大的樹木,很多人坐在路旁的椅子休息。草坪上,一大堆鴿子、松鼠,我一直很喜歡松鼠膨鬆的尾巴,和它兩手拿著東西啃的可愛樣子。

華盛頓紀念碑前面,地上放滿鮮花、蠟燭,張貼著懷念失蹤親友的傳單。有多張出自和平團體的標語,呼籲和平、反對戰爭。Don’t turn tragedy to war! Global peace, global justice! The weak can never forgive, forgiveness is the attribute of the strong。 Give peace a chance. We mourn for our dead, we stand for peace. Love one another!



從這個事件看到人民的包容與偉大,對比好戰政客的卑劣與自私。(紐約政府表現讓人敬佩。可惜保守人士還是被鼓動而發動了戰爭,冤冤相報而無時了!)





0 留言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