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1日 星期日

誰「罪該萬死」?談死刑之存廢

又一位無辜的兒童被殘暴的大人殺害了。理由是:「活的很痛苦,想要自殺,但是怕痛。因此殺死無力反抗的兒童,以求被判死刑,了此一生。」與鄭捷的情況相似,年輕男性,反社會人格,都自殺過,但怕痛而下不了手。利用殺人做一件引人注目的事情,但是腦海中沒有一絲絲被殺的人也會痛的同理心。

Woman holding a balance (秤,天平), 1665, by Vermeer

看到這樣的新聞,當然心痛、遺憾。小朋友去天堂做天使了,不會再痛了。最痛的是活著的家人、親友。我有一位阿姨,她的大兒子在十幾歲的時候因為工作意外而死亡。從此,這位阿姨再也沒有笑過,直到她過世那天,才恢復滿面春風,異常的安詳、美麗。我們都想,她在天堂見到她親愛的兒子了。

人類是地球上最殘暴的物種,兒童例外。孩童之死,最讓人心痛。這也是我當初不願意走小兒科的原因,我不忍看到小孩子受病痛之苦。劉小妹冤死的事件,感受到最大痛苦和憤怒的正是家中有天真兒童的父母、親友們。誰家沒有可愛天真的孩童,可以理解這種憤怒的能量當然是極大的。

只是看見憤怒之後,最大的聲浪是要求兇手應立刻執行死刑,要求廢死聯盟站出來,要舉辦反廢死大遊行。我愣住了,這些訴求,完全失了焦呀!若是不以為然,且聽一聽我的淺見!

我參與過安樂死立法的連署,但沒有參加過任何「廢死聯盟」的活動,沒有認真瞭解過這個議題正反兩方的說法。我並不是討論這議題的專家。不過,我從小就覺得判死刑,根本就是不負責任,便宜了罪犯。死了,不是解脫了嗎?他沒有為犯下的過錯做任何補償呀!我覺得應該判重刑,在獄中工作,接受教化,一輩子以物質和精神的付出來補償。如果只是一時衝動,未泯滅人性,能夠感化成功,他們還是有繼續為社會貢獻力量的機會。

如果鄭捷和這位龔姓兇手被立刻處死,不是正好迎合了他們當初犯案的動機嗎?將來會不會有更多人格違常者,仿效這種偏激且失去人性的作法呢?每次發生這種事情,整個社會同仇敵慨的撻伐兇手,兇手的父母。這種仇恨、肅殺的氣氛,是否讓某些沒有自信、沒有朋友、沒有成就的社會邊緣人更加感受到自己的無用、無助、無望、受唾棄,因而做出更違反社會道德的事情來呢?有學者呼籲,這種充滿仇恨的社會氣氛下,類似的案件可能更頻繁的發生。美國或者挪威發生用槍枝濫殺學生事件的時候,當局用愛與諒解來撫平社會的傷痛,是否有值得我們借鏡的地方。

台灣的社會,在不久前,肢體殘障的朋友(失能者)是受到很大歧視的。多年來,身為復健科醫師,我常常教導肢體殘障的小朋友,對歧視他們的同學說:「你們很好命耶,生下來手腳都是健全的。我好可憐,生下來就癱瘓行動不便。你們比我幸運太多了,怎麼忍心欺負我,讓我更可憐呢?」現在的台灣,絕大多數人已經是認同、支持而不是歧視肢體失能者了。

我們能不能放下憤怒與仇恨,把兇手也視為一個人,一個精神、道德失能的人。面對問題,把社會的力量用來探討這些人為什麼變成這樣的人,這個社會還可以有什麼更好的作為,可以及早發現而幫助這些人,避免這樣的慘案再發生。所有具有善良、聰明、勤奮、高成就等優異特質的同胞,能否同情人類社會裡有些人天生就是比較衝動、自私、無明、愚笨、懶惰。從生物學來說,人類善惡的基因分佈,應該也像身高、IQ一樣,是鐘型的正常分佈吧!我相信在越理性、越有人道思想的社會裡,這些擁有較多「惡基因」的人,會犯下大錯的機會應該會比較低!有人可能會認為,不要把基因當藉口,那是後天不努力。可是知道要努力,努力就有成果,也是要靠好基因呀!

每有惡性重大的殺人事件,就會引起「反廢死」的聲浪,甚至對「廢死聯盟」出口謾罵,這也讓我很不解。首先,現在還沒有廢除死刑,在鄭捷已經被判四個死刑的情況下,還是出現這種慘案,表示死刑存在也不能阻擋這種犯罪,甚至兩位兇手都聲稱是想被判死刑才犯案的。那麼,不是正好表示「廢死」是可以討論的議題嗎?為什麼要遷怒廢死聯盟呢?你可以反廢死,但不用對支持廢死的人有敵意呀!

我雖沒有參與廢死聯盟,但可以推測願意耗費心力為社會最不容、地位最卑賤的殺人犯爭取人權的,應該都是人道主義者。他們對殺人者都願意給予人道的同情,當然對普羅大眾更是友愛的。廢死聯盟不可能認同或鼓舞任何人殺人,為什麼要把對兇手的憤怒轉嫁到他們身上呢?

「殺人者死」這好像是華人社會根深蒂固的價值觀。那麼,「殺人不見血」該不該死呢?從有形的政治謀殺,到無形的不良政策、分配不正義、不良健保、不良食品、環境及空氣污染,在在都殺人無數,殺人於無形。我覺得犯下這些罪行者,其惡性之重大,實在比殺人見血還要可惡無數倍!這些人可是權高位重、家財萬貫、頭腦精明、享盡榮華富貴的高社經地位者,他們犯下的罪值得國人給予更大的重視,並且要杜絕其患。(我現在最想為「不良財團和政府還我乾淨空氣來」上街頭)

其實台灣這社會已經有太多打著正義旗子的怒吼了,真希望大家不要被「大聲公」所吸引,多傾聽那些關心問題核心,願意做事的人的想法,共同為如何解決問題而努力吧!尤其不要因為意見不同,而成為對立的雙方。看到廢死聯盟的成員被恐嚇而搬家的消息,真是心有戚戚焉!她也是人生父母養的,不是嗎? 她何嘗害過任何人?

3 則留言:

  1. 希望這篇好文章可以給更多的人讀到 --- Ling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