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7日 星期六

我的學者作家弟弟─畢恆達

我的手邊擁有弟弟的著作七本,最新的一本是「塗鴉鬼飛踢」。剛剛得到中國時報開卷十大好書獎(美好生活類)。時報開卷好書竟然請了大明星潘瑋柏和弟弟對戲,拍了個兩分鐘的短片。看到頭髮花白的弟弟第一次拍戲,拍的煞有其事,動作逗趣,我在電腦前面笑翻了。
http://blog.chinatimes.com/openbook/archive/2012/01/06/1149419.html
時報開卷很有心,在40本開卷好書中,挑了14本請明星與作者拍了短劇式的BV(Book video)來介紹該書。

二十年前弟弟在紐約念環境心理學博士,我到紐約大學復健科進修,他把宿舍的床位讓給我,打了半年的地舖。到現在還記得他坐在地板上炒菜的樣子。

那時候紐約的地鐵都還有不少塗鴉,政府正努力的在清除。我覺得塗鴉大部分很醜,而且破壞了公物或私物,心理上其實蠻排斥的。他拿出幾本英文的塗鴉書籍,有些塗鴉還真酷,蠻有創意,對喜歡藝術的我而言,也還稱的上美。跟我介紹了幾位有名的塗鴉者,還有他們想傳達的概念。所以很早我就接納塗鴉了,出國期間也常常把有趣的塗鴉拍下來,有幾張還出現在這本「塗鴉鬼飛踢」裡。

那期間,我們逛了無政府主義的書店,參觀了同志大遊行,他身上穿著支持黑人的T恤。漸漸我才瞭解何以他自稱是「自由主義者」,他站在所有的弱勢這一邊,他為弱勢且沒有發聲管道的人發聲。塗鴉者原來也是社會的弱勢族群之一,他們利用塗鴉來發聲。

而為數最眾多的弱勢者就是女人,也難怪他成了女性主義者。

回國後,他在聯合報寫「環境觀察」專欄,專欄文章在1996年集結成兩本書,「物情物語」與他的博士研究有關。「找尋空間的女人」算是當時很少見的探討女性議題的書。我問了個傻問題:「怎麼你唸環境心理學,何春蕤是英美文學系,結果都研究女性主義?」他說:「任何研究人的專業都可以探討這個議題呀,因為世上有一半的人是女人啊!」說起來我們當醫師的最沒有性別概念了,其實大多數的醫學研究,都是以男人為研究對象,卻把結果拿來通用於女性。我們大多數醫師可能都忽略了這一點。


後來負責該專欄的王小姐邀請我寫了一年的「醫步醫腳印」專欄,得到不錯的迴響,讓我意外的也出版了一本書,書中當然請弟弟也幫忙寫了一篇序。因為我是多麼以他為榮!


之後弟弟陸續又出了「空間就是權力」、「空間就是性別」、「GQ男人在發燒」,也都得到不少的獎項和肯定。他在台大教書、出版「性別與空間研究通訊」、接演講,也參與不少公共事務,過著像陀螺一樣的生活。


他的著作裡面銷路好的跌破專家眼鏡的是「教授為什麼沒告訴我」,這是一本由講義演變而成的書。他把擔任研究生指導老師和口試委員的心得整理出來,告訴研究生如何正確撰寫博碩士論文。沒想到在我看是一本冷門的專業書籍,竟然蟬聯誠品書局暢銷排行榜整整一年。許多研究所的師生都是他的讀者。小兒子唸碩士的時候,有位老師是舅舅的學生,上課時介紹同學一定要看這本書。兒子翻開書中舅舅巧妙的把三個姪子的名字都列進去的那頁,秀給同學看,真是好不得意呀!

1 則留言:

  1. 我曾經在朋友的facebook塗鴉牆上看到畢老師的文字:

    也許,我們應該去除害怕差異的焦慮,嘗試從差異中學習,接受都市中的不確定性;讓市民自己來處理差異與和平,因為差異是避免都市停滯而必要的情緒刺激。隔離帶來不瞭解、誤解與衝突,而欣賞差異卻是成長的契機。
    __畢恆達

    當時就覺得跟畢醫師的文章"別人的缺陷不好笑"傳達了很相近的概念,您們都是很說故事的人,啟發了很多人!!

    *來自畢老師的一篇文章 "排除異己的公共空間"
    http://ppt.cc/wsb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