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10日 星期一

發生在日本的臨終過度醫療事件

一位臉友分享了藤原新也這本書中一篇談論母親死亡過程的文章。藤原先生是日本的著名攝影師,出版了不少書籍。這本書2003年在日本出版,反映了「西醫師」對待臨終病人的處置不符合醫療專業,也不符合醫學倫理。在許多先進國家都經歷過這樣的階段,就看各國醫界覺醒的快慢,當然個別醫師也有不同程度的覺醒。而德國已經立法規定醫師給予臨終病人營養和水分,是違法的。沒有醫學背景的藤原先生觀察入微,寫的絲絲入扣,讓人心有戚戚焉!


2024年6月7日 星期五

在家善終:母女同心的靈性之旅(三陰性乳癌老人的化療)

 日前我九十四歲婆婆在家優雅的安詳往生,隨侍在側的長孫握著她的手,看著她慢慢的呼吸、心跳變慢,外籍看護與她道別,在她親吻婆婆額頭的那一剎那,婆婆停止了呼吸,靜靜的、優雅的離開了。兩個小時後,我收到一位病人女兒的回報:罹癌的母親當天凌晨在睡夢中帶著微笑離開了。她說母女兩人完成重生之旅,樂於分享黃金般寶貴的經驗。我將我們的互動,原汁原味的呈現,在宅善終是往生者和親人的大福氣!


2024年6月3日 星期一

序文:死亡禁忌與生命意義

死亡禁忌存在於古今中外的各種文明中。德國哲學家海德格說:「生命是向死而生的存有」,也就是說每度過一天,我們就離死亡更靠近一天。每個人,每個我們所愛的人終有一死、終須一別,然而一般大眾有如鴕鳥一般不面對、不思考,假裝死亡不存在,以為日子可以永遠這樣過下去。除了哲學家、宗教家、少數生命關懷者,一般普羅大眾對死亡避而不談,但「無常」總在意料之外提早來到。此時人們的即時反應是「怎麼會是我?我不想死!」、「我的至親不能死!」,因此願意付出一切代價,換取生命的延續。以救人為職志的醫師,更是進入職場就學到如何讓病人免於死亡的各種標準作業,看到生命垂危之人,癌症末期的病人,仍然職業反射的使出十八般武藝要對抗死神。 

2024年5月28日 星期二

如何好好告別生命:斷食善終(3)目錄介紹

 完成斷食善終三部曲,希望人人具備足夠的死亡識能(death literacy,面對死亡的知識與能力),可以做出正確的選擇,無畏無懼的安心陪伴或者安心回天家。本篇分享新書<如何好好告別生命>的目錄。

2024年5月27日 星期一

停止人工餵食被社會局強制安置養護中心的母親

七十歲婦人於三十年前腦傷臥床(被酒駕撞傷),早期可以自己撐起身來坐立,近幾年只能由家人扶起來坐,語言意識功能正常,可以自己進食。受傷當時沒有健保,腦部開刀三次,家裡賣了土地、漁船(病人先生是討海人)、跟親戚借貸數十萬元籌醫藥費。四個孩子都只能唸到國中畢業就開始工作養家。數十年來病人白天都是一人在家躺著,可以自己翻身,挪到床上挖洞底下放尿盆的地方大小號,聽收音機打發時間。每天早餐吃多一點,等家人下班回來吃晚餐。

2024年5月24日 星期五

臨終病人請勿給過多的營養和水分

德國病人保護協會的會長對我說:「在德國,給臨終病人營養和水分是違法的。」(註:因為病人已無消化、吸收能力)在台灣,許多醫師覺得住院的病人都應該打點滴,不可以讓病人沒有進食。甚至躺在加護病房的昏迷老人,也是每天六灌牛奶、兩瓶點滴(共一千兩百到五百卡,水分一千毫升),病人全身水腫了,還繼續灌。懂得要求醫師不要過度醫療,可以讓自己或家人少受苦。

2024年5月16日 星期四

〈如果孤獨死將是大多數人的未來〉推薦文

看到書名斗大的「孤獨死」三個字,腦海中難免出現〈我是遺物整理師〉、〈我是接體員〉相關書籍中所描繪的獨居者死在家中,待惡臭傳到鄰里,警察破門而入,屍體已經腐爛,身上長滿了蛆,地上滿是屍水的「不潔」影像。讀完全書,方知其實這是一本熱血公務員如何協助孤獨老人好好活著也好好死去的一本善書。

2024年5月7日 星期二

與所謂意識不清者對話談「斷食善終」

 批評我幫忙無意識插管臥床者斷食往生的人,說我沒有得到病人的同意,所以違法。我是覺得醫師和家屬強制病人靠人工餵食存活,才不應該,也不人道;在先進國家違反病人意願才是違法。其實所謂的無意識病人,精準的說只是無法用語言表達、與人互動,常常他們是有覺知的。我們遇到不少可以用眨眼睛、動手指、動舌頭來回應我們問題的病人。用心的溝通,我們是可以得知他們的心意的。我重看了斷食善終紀錄片〈順行〉的母片,紀錄我與馬爺爺溝通的方式。

淡定而深情的馬奶奶是紀錄片中的亮點,讓人感動

2024年5月6日 星期一

泰國安寧緩和醫院斷食善終的案例分享

泰國曼谷的華人圈有一個讀書會,閱讀了拙作〈斷食善終〉,邀請我與他們線上討論。討論會中有一位朋友分享了她朋友在曼谷的安寧緩和醫院斷食善終的事情,對大家很有啟發。經家屬同意,在此分享。



2024年5月4日 星期六

「斷食善終」與「安寧緩和」、「安樂死」有何不同?

 我去演講或者在受訪影片的留言中常常遇到這兩個提問:斷食善終和安寧緩和有何不同?斷食善終不好,安樂死才好,為什麼不推安樂死?我先講結論:我所協助的斷食善終個案範圍遠大於安寧緩和病房所服務的對象,某些居家安寧願意服務大部分的斷食善終個案,斷食善終本來就是一種安寧緩和的服務,只是在家進行才容易得到協助。斷食善終的個案中,目前可能只有百分之十到十五,在通過安樂死國家可以申請,其他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個案,安樂死法案幫不上忙。所以我贊成安樂死立法,也樂意幫忙推動。但是,國人要認清,目前絕大多數無法善終的人,不是因為台灣沒有安樂死法,是因為家屬不放手以及無效醫療氾濫。